推荐阅读

基地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基地成果

郑伦幸:理工科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路径探析

供稿:锁福涛 | 发表日期:2018-11-01 | 点击数: 10

本文发表在《工业和信息化教育》2018年2月刊。

 

摘要:随着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深入实施,知识产权事业的蓬勃发展,加强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和人才队伍建设,凝聚了举国上下、社会各界的共识。理工科高校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对象选择便利性、培养条件配置独特性、培养应用向度多样性方面,相对其他类型高校具有明显的优势。新时期的理工科高校应立足自身优势,面向市场需求,遵循人才成长规律,探索一条切实可行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新路径。

 

关键词:理工科高校;知识产权;复合型;实践型;路径

 

0 引言

 

知识产权人才是知识产权竞争的基石,是开展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活动的前提,因此,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一直是世界各知识产权强国提升本国知识产权核心竞争力的发力点。近年来,随着我国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知识产权激励、保障创新,推进经济加速转型的作用不断提升,知识产权人才的重要意义和价值也相应不断得以凸显。加强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和人才队伍建设,已凝聚了举国上下、社会各界的共识:2016年以来,在我国相继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等系列重要文件中,均对知识产权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和人才培养体系建设提出了明确要求。基于知识产权人才知识复合背景的要求,理工科高校培养知识产权人才具有独特的优势,然而,由于人才培养路径不清,其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动能尚未全面激发。因此,在新时期探讨理工科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路径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1 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需求

 

1.1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数量需求

 

随着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深入实施,知识产权事业的蓬勃发展,虽然我国的知识产权人才队伍规模快速壮大(据统计,截至“十二五”末,全国知识产权专业人才队伍相比“十一五”末翻两番,达到15万余人[1]),但是,相对我国快速发展的知识产权事业来说,知识产权人才仍存在巨大缺口。基于此,2017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知识产权人才“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指出:我国的知识产权人才数量要在“十三五”期间突破50万人,其中包括企业知识产权人才30万人,知识产权服务人才15万人,知识产权行政管理和执法人才3万余人,高校、科研机构的知识产权人才3万余人。

 

1.2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质量需求

 

市场需求决定人才培养的质量标准。目前我国对知识产权人才的需求主体主要集中在企业,其中尤以专利岗位为主,如2016年深圳智诚知识产权人才服务有限公司制作的《全国企业知识产权人才需求分析报告》显示:全国需要知识产权人才岗位的单位占比中实体产业和专业服务企业合计占到了近91%(见图1),且在所有需求岗位中专利岗位占比达33%[2]。由于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和服务过程中,特别是专利岗位,涉及知识产权阅读、撰写、检索、运用、保护等综合性内容,因此首先决定了知识产权人才应具备知识结构上的复合型要求。对于复合型的理解,笔者认为,同时具有法律、技术、经济、管理等知识的“全能型”复合人才[3]是一种适应各种知识产权工作需要的“理想模式”,但是无论从高校人才培养角度还是个体成长规律来看,均缺少现实性,因此,知识产权人才之复合型应是一种既包括法律、技术与管理的复合,同时还包括法律与管理的复合、法律与经济的复合、法律与外语的复合等多种类型的“现实模式”。此外,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与服务工作是一项推动企业强化对知识产权有效开发、保护、运营而对企业知识产权进行有计划的组织、协调、谋划和利用的系统性工程,且该项活动具有法律性、市场性、动态性、从属性和文化性特征[4],对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和服务的有效开展除了要求知识产权管理者具备复合型的知识背景外,更为强调其对知识产权相关知识的实际运用能力,因此,知识产权人才往往还应是熟练掌握知识实际运用技能的实践型人才。



2 理工科高校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优势及问题

 

2.1 理工科高校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优势

 

理工科高校相较于其他类型高校具有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优势,具体来说,主要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

 

(1)培养对象选择的便利性。理工科高校具有数量庞大的具备技术知识背景的学生群体。为实现知识的复合,理工科高校可以直接从本校数量可观的理工科学生中进行选拔和培养,这样无疑可以极大地减小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前期的招生宣传、生源选拔等成本。

 

(2)培养条件配置的独特性。理工科高校一般拥有丰富的技术研究成果,很多高校为孵化这些成果,都设置有相应的技术推广和转化机制,如南京理工大学就建有科技部批准的技术转移中心,设有国家级情报检索与研究机构等,这些知识产权的实践平台可为学生知识产权实践能力的培养提供良好的教学支撑条件。

 

(3)培养应用向度的多样性。理工科高校立足自身学科优势培养的知识产权人才,由于通常具备技术知识背景,因此在未来职业发展的路径选择方面,具有宽口径、适应性强的特点,可以从事各类型的知识产权工作。

 

2.2 理工科高校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问题

 

近年来,虽然我国很多理工科高校积极开展了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探索,但是从市场现实评价来看,知识产权已连续进入了教育部发布的本科就业率低的“红牌专业”名单之中,说明目前市场对理工科高校培养知识产权人才是缺少认可度的,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目前理工科高校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质量存在以下问题。

 

(1)知识复合效果不理想,达不到知识产权人才的复合程度要求。在知识复合方面,目前大部分理工科高校对于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要么以短击长,仍然在法学院的框架下固守传统的法学人才培养模式,导致学生知识背景欠缺复合;要么罔顾人才成长规律,在知识复合模式方面片面强调复合知识的多样性,导致学生在既定的修业年限内欠缺某一学科知识的系统构建,对所学知识仅涉猎皮毛、通而不精[5]

 

(2)重理论、轻实践,达不到知识产权人才的实践能力水平要求。目前大部分理工科高校在知识产权人才的培养方式上,仍然主要依靠传统教材讲授方式,而对于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方面则局限于传统流于形式的毕业实习,缺少科学的实践教学体系的构建和应用,从而导致了培养出来的学生与社会需求脱节问题。

 

3 理工科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路径选择

 

3.1 理工科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思路

 

根据社会对知识产权人才的要求,结合目前理工科高校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方面所属的优势以及存在的问题,笔者认为理工科高校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应遵循以下3个思路。

 

(1)尊重人才成长规律,不宜开设知识产权本科专业。目前我国有41所高校在本科层面开设了知识产权专业。从现有知识产权本科专业进行人才培养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其本身培养方案的科学性还是培养学生的市场认可度来看,均因存在较大问题,而被业内学者诟病。作为曾开设知识产权本科专业的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的陶鑫良教授(现任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高福平教授均曾明确表示反对这种培养模式[6]。西南政法大学的张玉敏教授更是直言:4年的知识产权本科培养既不能让学生系统掌握法学基础知识,也无法让学生习得自然科学知识、管理学知识,这种残缺的知识结构将会严重影响学生的继续学习能力和就业竞争力[7]。因此,无论从人才成长规律,还是从学生个体发展角度来看,均不宜在本科阶段开设知识产权专业。

 

(2)立足自身优势,定制化设计培养方案。目前我国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高校主要是综合类高校和专业法律院校,其培养模式一般依托法学院,基于法学人才培养架构进行法律与经济的复合、法律与管理知识的复合或者法律知识的专业化培养。理工科高校应充分利用自身在培养知识产权人才方面的优势,与综合类高校和专业法律院校的培养定位进行错位,主要立足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人才、知识产权服务人才的培养,即基于技术知识的背景基础,进行技术与法律、管理、经济知识的复合。

 

(3)面向市场需求,加强实践能力培养。基于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人才、知识产权服务人才更为强调知识实际运用能力的特点要求,理工科高校应结合自身技术优势,开拓建立包含实践教学平台、实践教学课程、实践教学活动的实践教学体系,为学生实践能力培养提供系统性的培养方案,从而解决目前理工科高校普遍存在的学生重理论、轻实践问题。

 

3.2 理工科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方案

 

知识产权人才多样化的复合型要求以及社会对于知识产权人才的多层次需求,决定了理工科高校应采用多元化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体系(见图2),主要可以区分为知识产权短期培训和知识产权学历教育。




(1)知识产权短期培训。基于知识产权培训相较于学历教育在时效性、集中性、针对性等方面的优势,知识产权培训是理工科高校进行人才培养不可或缺的方式之一。理工科高校开展的培训主要可以分为两大类别。①知识产权通识培训。知识产权通识培训主要面向社会公众,培训内容主要为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知识产权基础知识的普及。此外,理工科高校还可以将知识产权通识课作为必修课程嵌入全校理工科专业之中。知识产权通识培训的目标主要在于较大范围地提升社会公众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②知识产权从业人员专业培训。理工科高校还可以基于自身的技术优势,结合不同知识产权从业人员提升执业能力的诉求,设计不同类型的从业能力提升培训,为知识产权从业人员短期提升从业能力提供便利通道。目前国内已有很多理工科高校在知识产权培训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实践,如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就专门设置了知识产权培训教学中心,面向社会公众、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组织并实施了知识产权工程师培训、知识产权总监培训、专利行政执法培训、专利代理人能力提升培训、企业法务能力提升培训等项目,仅2014年和2015年就为江苏省培训知识产权从业人员超过6000人次。

 

(2)知识产权学历教育。学历教育可以区分为知识产权本科层次的人才培养和研究生层次的人才培养。

 

① 本科层次人才培养。在本科阶段,虽然设置知识产权本科专业方式不被提倡,但是目前知识产权双学位和二学位培养模式由于可以在不影响主修或者第一专业知识系统性获取的基础上,复合知识产权法律知识,避免“通而不精”问题的出现,因此被业内普遍认同。理工科高校开设的知识产权二学位主要可以面向已经获得理工科专业学位的本科生,在其本科毕业后让其继续学习知识产权法律基础知识,两年后再授予其一个法学学士学位。知识产权双学位(辅修)主要可以基于理工科的主修专业,嵌入知识产权法律或部分管理的辅修课程,4年后可授予其主修专业和法学两个学士学位。

 

② 研究生层次人才培养。知识产权本科层次人才虽然能够做到一定程度的知识复合,但毕竟受到修业年限、生源质量等方面因素的影响,只能适应一般性的知识产权岗位需求,因此,研究生层次应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主要方式。硕士研究生的培养模式主要是“4+3”模式,具体方式上,理工科高校可以在4年理工科本科专业基础上, 依托法学、管理学、经济学学术硕士学科平台, 也可以在法律硕士、MBA等专业硕士平台上进行知识产权方向3年的硕士生培养。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南京理工大学在传统“4+3”模式之外还进行了创新性探索,开创了“3+1+2”模式,所谓“3+1+2”即指理工科学生在接受3年相关理工本科专业学习的同时,为实现与法律知识的复合,加入学时不少于1学年的知识产权专业课程学习。在第3学年末,学生直接获得免试攻读知识产权管理硕士的资格,进入硕士阶段两年的学习和培养,从而最终实现技术、法律与管理知识的复合[8]。对于知识产权博士研究生培养主要应定位于知识产权高端人才,理工科高校可依托法学、管理学、经济学等一级学科平台,招收具有技术知识背景的硕士毕业生,培养既具有技术、法律、经济、管理等复合知识,又有一定研究能力的知识产权管理型和研究型人才。

 

参考文献:

 

[1] 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全国知识产权领军人才工作成效显著[EB/OL].(2015-11-2)[2017-9-9].http://www.iprchn.com/Index_NewsContent.aspx?newsId=89573

[2] 全国企业知识产权人才需求分析报告[EB/OL].(2016-11-16)[2017-9-9].http://www.gaohangip.com/news/detail/4735.html

[3] 杨德桥.理工类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方略[J].高等理科教育,2012(1):58.

[4] 朱雪忠.企业知识产权管理[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

[5] 朱一飞,陶丽琴,周泛海.理工科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模式选择—以中国计量学院为例[J].江苏商论,2011(2):274-275.

[6] 2006年中国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会议记录[C]//陶鑫良.中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研究.上海:知识产权出版社,2006:51.

[7] 张玉敏.高校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中的定位[C]//陶鑫良.中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研究(第二辑).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10:124.

[8] 南京理工大学3+1+2知识产权创新实验班简介[EB/OL].(2015-6-5)[2017-9-9].http://zscq.njust.edu.cn/33/d1/c2209a13265/pag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