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基地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基地成果

王鸿:澳大利亚香烟白板包装法案引发的WTO贸易争端案件分析

供稿:锁福涛 | 发表日期:2017-05-23 | 点击数: 16
Abstract: Ukraine、Honduras、Dominican Republic and Cuba  requested consultations with Australia concerning certain Australian laws and  regulations that allegedly impose trademark restrictions and other  plain-packaging requirements on tobacco products, and claims that Australia's  measures appear to be inconsistent with Australia's obligations under the TRIPS  and Paris Convention. The restrictions on the using of the trademarks with  tobacco products in Australia have the probability to be inconsistent with the  TRIPS. We should carefully treat with the restrictions on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Key Words: trademark; TRIPS; Paris convention;  restriction; dispute
        自澳大利亚2011年香烟白板包装法案公开以来,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有支持者,例如欧盟意欲制订相类似的规定;①有反对者,诸如乌克兰、洪都拉斯、多米尼加和古巴四国已经就该法案在世界贸易组织内部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了磋商请求;更多的国家则是在观望。
一、澳大利亚香烟白板包装法案及其WTO争端案件
(一)澳大利亚香烟白板包装法案
       澳大利亚的2011年香烟白板法案(The Tobacco Plain Packaging Act  2011)规定除非实施规则许可,否则在香烟商品之上不得出现商标。规定在香烟商品的零售包装之上不得出现商标,除非是商标名称、变体、商店或者公司名称和其他相关的法定要求。而商标名称的显示则是由该法案和其实施规则予以规定。该法案还规定,香烟商品包装应当是褐色、黑色和棕色的无光表面,不得使用其他颜色、商标或者可视性商标特征,除非是在图示的健康警告之下的使用标准形式和字体的商标和变体名称。香烟商品包装必须要有图示的健康警告,该图占每个包装正面面积的比例从原来的30%提升至75%,占背面面积的比例则为90%。该法案实施规则还通过实施所使用包装的类型和尺寸的标准形式规定了零售香烟包装的物理特征。规定香烟包装和烟盒必须符合标准形状而不得有任何的装饰性成分。香烟包装必须是掀盖式打开。香烟包装的内层只能是纸质的箔片或者规则许可的材料。②
(二)WT/DS434、WT/DS435、WT/DS441 和 WT/DS458 中的知识产权争端
        自2012年3月15日乌克兰政府就该法案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磋商请求以来,已有乌克兰、匈牙利、多米尼加和古巴四国就相同问题正式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磋商请求,WTO已将相关争端分别编号为DS434、DS435、DS441和DS458。其中的知识产权争端主要内容如下。.
1.WT/DS434
       在乌克兰诉澳大利亚的DS434争端案件中,乌克兰提出澳大利亚的2011年香烟白板包装法案及其实施规则和2011年的商标修正案[The  Trade Marks Amendment (Tobacco Plain Packaging)Act  2011]有悖于澳大利亚政府根据《TRIPS协定》所承担的义务,与《TRIPS协定》第1条、第2条第1款、第3条第1款、第15条、第16条、第20条、第27条,及《巴黎公约》第6条之5、第7条、第10条之二相冲突。
(1)《TRIPS协定》的第1条第1款、第2第1款、第15条、第16条和《巴黎公约》第6条之5、第7条、第10条之二。因为根据商品的属性对与香烟有关的商标差别对待的措施未能使商标所有人根据商标享有的合法权利产生效力;未能给予商标应当享有的有效的保护;未能阻止在竞争者的营业所、商品或工商业活动中产生混淆的行为。
(2)《TRIPS协定》第20条。因为这些措施在商标的使用方面构成了不正当的障碍。
(3)《TRIPS协定》第1条。因为澳大利亚未能在其国内法律和条例中使《TRIPS协定》第20条产生效力。
(4)《TRIPS协定》第27条。因为这些措施规定了专利包装的物理特性从而以在技术领域方面区别对待方式阻止了香烟商品的专利权的正常开发和利用。
(5)《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因为相较于类似的国内香烟商品和商标所有人,这些措施未能对进口香烟商品和外国商标所有人提供平等的竞争机会,所以未能遵守上述规定所确立的国民待遇原则。③
2.WT/DS435
        在洪都拉斯诉澳大利亚的DS435争端案件中,洪都拉斯认为澳大利亚的相关措施与《TRIPS协定》第20条、第16条第1款、第15条第4款、第2条第1款、第24条第3款、第22条第2款(b)项、第3条第1款相互冲突。 
(1)《TRIPS协定》第20条。因为商标的使用被特殊要求不正当地妨害,如同:(a)特定的字体大小和品牌的颜色、商业或公司的名称,和(b)以一种有害于将一个企业烟草商品和其他企业烟草商品识别的能力的方式使用。
(2)《TRIPS协定》第16条第1款。因为这些措施阻止了注册商标所有人享有商标所授予的权利。
(3)《TRIPS协定》第15条第4款。因为将要使用商标的商品属性对商标注册形成了一个障碍。
(4)因为与《巴黎公约》的规定不一致而同《TRIPS协定》第2条第1款相互冲突,特别:
(a)《巴黎公约》第6条之五,因为在澳大利亚之外的原属国注册的商标没有被原样(as is  )保护;(b)《巴黎公约》第10条之二,因为澳大利亚没有对联盟中其他国家的国民就不正当竞争提供有效保护,并且在商品竞争者之中造成了混乱。
(5)《TRIPS协定》第24条第3款。因为澳大利亚正在将其对地理标志的保护标准降低在1995年1月1日之前存在的标准之下。
(6)《TRIPS协定》第22条第2款(b)项。因为澳大利亚在地理标志面对不正当竞争行为没有提供有效的保护,并且就商品的原产地给消费者造成了混淆。
(7)《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因为澳大利亚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给予其他成员国的待遇低于其给予自己本国国民的待遇。此外,洪都拉斯还提出澳大利亚不能根据保护人类健康必要的《TRIPS协定》第8条证明其措施的正当性,因为这些措施和《TRIPS协定》的规定不一致;也不能根据商标权利的有限例外的《TRIPS协定》第17条证明其措施的正当性。④
3.WT/DS441
        在多米尼加诉澳大利亚的DS441争端案件中,多米尼加认为澳大利亚的相关规定与《TRIPS协定》第2条第1款、第3条第1款、第15条第4款、第16条第1款、第20条、第22条第2款(b)项、第24条第3款相互冲突。
(1)《TRIPS协定》第2条第1款和《巴黎公约》(1967年斯德哥尔摩修订),特别是:(a)《巴黎公约》第6条之五,因为澳大利亚之外的原属国注册的商标没有被澳大利亚原样(as  is)保护。(b)《巴黎公约》第10条之二,因为澳大利亚没有就反不正当竞争提供有效的保护,例如在商品竞争者之中造成了混淆。
(2)《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因为澳大利亚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内给予其他成员国国民的待遇低于其给予本国国民的待遇。
(3)《TRIPS协定》第15条第4款。使用商标的商品的性质对商标注册构成了一个障碍。
(4)《TRIPS协定》第16条第1款。因为这些措施阻止了注册商标所有人享有商标授予的权利。
(5)《TRIPS协定》第20条。因为与烟草商品有关的商标使用被特殊要求不正当地妨害,如同:(a)以特殊形式使用,例如,统一的字型、字体、尺寸、颜色和商标名称的布置,和
(b)以一种有害于将一个企业烟草商品和其他企业烟草商品识别的能力的方式使用。
(6)《TRIPS协定》第22条第2  款(b)项。因为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就和地理标志有关的反不正当竞争行为提供有效的保护,例如,在消费者中就商品原产地造成混淆。
(7)《TRIPS协定》第24条第3款。因为同1995年1月1日之前的澳大利亚已有的保护标准比较,澳大利亚正在降低其对地理标志的保护标准。⑤
4.WT/DS458
       在古巴诉澳大利亚的DS458争端案件中,古巴认为澳大利亚的相关措施有悖于《TRIPS协定》的以下条款:
(1)《TRIPS协定》第20条。因为澳大利亚通过特别要求不正当地妨碍了在贸易过程中的烟草产品商标的使用。具体为,澳大利亚指令:(a)与烟草产品有关的商标应当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使用;(b)与烟草产品有关  的商标以一种有害于将一个企业烟草产品和其他企业的烟草产品识别的能力的方式使用。
(2)《TRIPS协定》第2条第1款、《巴黎公约》(1967年斯德哥尔摩修订)第10条之二、第(1)段和第(3)段。因为澳大利亚没有就反不正当竞争提供有效的保护。
(3)《TRIPS协定》第22条第2款(b)项。因为澳大利亚没有就和古巴地理标准有关的反不正当竞争行为提供有效的保护。
(4)《TRIPS协定》第24条第3款。因为同1995年1月1日澳大利亚已有的保护标准比较,澳大利亚正在减弱其对古巴地理标志的保护标准。
(5)《TRIPS协定》第2条第1款,《巴黎公约》(1967年斯德哥尔摩修订)第6条之五。因为澳大利亚之外的原属国注册的商标没有被澳大利亚原样(as  is)保护。
(6)《TRIPS协定》第15条第4款。因为在澳大利亚,使用商标的商品性质对商标注册构成了一个障碍。
(7)《TRIPS协定》第16条第1款。因为澳大利亚阻止了注册商标所有人享有商标授予的权利。
(8)《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因为澳大利亚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内给予其他成员国国民的待遇低于其给予本国国民的待遇。⑥
二、与贸易争端案件有关的《TRIPS协定》条款的分析
(一)以往相关的 WTO 贸易争端案例对相关条款的解读如前所述,乌克兰、洪都拉斯、多米尼加和古巴四国共同就《TRIPS协定》第2.1、3.1  、15、16、20条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异议。此外,洪都拉斯、多米尼加和古巴还就《TRIPS协定》第15.4、16.1、22.2(b)24.3条向澳方提出异议。而乌克兰还单独就《TRIPS协定》第27条和《巴黎公约》第7条向澳方提出异议。7根据WTO的数据统计,除《TRIPS协定》第27条涉及的争端案件之外,目前共有DS59、DS174、DS176、DS290和DS362等五个贸易争端案件涉及相关条款。具体见下表:⑧
Article 2.1
6 case(s):DS174, DS176, DS434, DS435, DS441, DS458
Article 3.1
7 case(s):DS174, DS176, DS362, DS434, DS435, DS441, DS458
Article 15
2 case(s):DS176, DS434
Article 15.1
1 case(s):DS434
Article 15.4
4 case(s):DS434, DS435, DS441, DS458
Article 16
4 case(s):DS174, DS176, DS290, DS434
Article 16.1
6 case(s):DS174, DS176, DS434, DS435, DS441, DS458
Article 16.3
1 case(s):DS434
Article 20
8 case(s):DS59, DS174, DS176, DS290, DS434, DS435, DS441, DS458
Article 22.2(b)
3 case(s):DS435, DS441, DS458
Article 24.3
3 case(s):DS435, DS441, DS458
        根据各自贸易争端案件中的专家组报告或者上述机构的报告,上述五个贸易争端案件主要是对《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第20条、第24条第3款和《巴黎公约》第6条之五的适用进行了分析。
1.《TRIPS  协定》第 3 条第 1 款
        《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规定,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在遵守《巴黎公约》(1967)、《伯尔尼公约》(1971)、《罗马公约》或《关于集成电路的知识产权条约》中各自规定的例外的前提下,每一成员给予其他成员国国民的待遇不得低于给予本国国民的待遇。就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而言,此项义务仅适用于本协定规定的权利。任何利用《伯尔尼公约》第6条或《罗马公约》第16条第1款(b)项规定的可能性的成员,均应按这些条款中所预想的那样,向TRIPS理事会做出通知。此款规定的核心内容就是知识产权保护的国民待遇原则。在美国诉印度尼西亚的影响汽车工业措施的DS59贸易争端案件中,印度尼西亚要求使用在国产汽车上的任何商标必须由印尼公司注册,美国认为这是在取得商标方面的歧视。专家组认为,在整个商标申请程序方面并不存在对其他国家国民的歧视,美国没有提供足够证据证明印尼违反了《TRIPS协定》第3条的义务。《TRIPS协定》第3条明确提出,除了本协议特别提出的知识产权使用外,国民待遇原则一般不适用于知识产权使用的情况。⑨
        在美国与澳大利亚分别诉欧共体的对农产品和食品商标和地理标志的保护的DS174贸易争端案件和DS290贸易争端案件中,就《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专家组引用了GATT时期美国关税法337节案专家组的意见“不低于(本国国民)的待遇,实际上就是在法律、法规的适用和影响国内销售、标价销售、购买、运输、分销和使用的要求方面给予平等的机会”。得出在知识产权的国民待遇是在于不得改变知识产权得到保护的机会的平等性。专家组引用了GATT时期美国《关税法》第337案和WTO的韩国牛肉案,指出:某些表面上看同样的规定,在事实上也可能造成对国民和非国民的差别待遇,而形式上不一样的规定不一定造成差别待遇。因此,规则是否符合国民待遇原则不能只看其规定本身。⑩
2.《TRIPS  协定》第 20 条
        《TRIPS协定》第20条规定,在贸易过程中使用商标不得受特殊要求的无理妨碍,例如要求与另一商标一起使用,以特殊形式使用或要求以损害其将一企业的货物或服务区别于另一企业的货物或服务能力的方式使用。此点不排除要求将识别生产该货物或服务的企业的商标与区别该企业的所涉具体货物或服务的商标一起使用,但不将两者联系起来。在DS59贸易争端案件中,美国指出,印尼对使用的要求是《TRIPS协定》第20条涉及的内容,但是,专家组认为汽车计划的规定不构成对商标使用的“要求”,美国也未能解释清楚为什么国产汽车构成对商标使用的“要求”。⑪
3.《TRIPS  协定》第 24 条第 3 款
《TRIPS协定》第24条第3款规定,在实施本节时,一成员不得降低《WTO协定》生效之日前已在该成员中存在的对地理标识的保护。根据DS290贸易争端案件中的专家组报告,如果在1995年1月1日之前没有地理标志被注册,第24条第3款是不被适用的。⑫
4.《巴黎公约》第  6 条之五
        《巴黎公约》第6条之五规定“在本联盟一个国家注册的商标在本联盟其他国家所受的保护”。在欧共体诉美国的1998年综合拨款法第211节的DS176争端案件中,专家组就《巴黎公约》第6条之五提出,如果第6条之五(A)(1)被解释为在一个成员国注册的商标在其他成员国必须原封不动地给予注册,则公约第6(1)条和第6(3)条的效力就被大大减弱。上诉机构指出根据公约第6条之五(A)(1),一个申请人如果在所属国获得商标注册,而注册国是WTO成员,则其到其他成员申请商标注册时,拥有附加的权利,即该成员必须照原样(as  is)接受申请并给予保护。从字面看,这至少指商标的形式,但它是否还包括注册商标的其他特点,上诉机构认为从公约第6条之五(A)(1)的上下文可以看出,这一要求不包括注册商标的全部方面。⑬
(二)《TRIPS协定》中其他条款的分析
1.《TRIPS  协定》第 2 条第 1 款和第 22 条第  2 款(b)项
        《TRIPS协定》第2条第1款规定,就本协定的第二部分、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而言,各成员应遵守《巴黎公约》(1967)第1条至第12条和第19条。第22条第2款(b)项规定,就地理标志而言,各成员应向利害关系方提供法律手段以防止:构成属《巴黎公约》(1967)第10条之二范围内的不公平竞争行为的任何使用。《巴黎公约》第10条之二则是规定了“禁止不正当竞争”,要求“本联盟国家有义务对各该国国民保证给予制止不正当竞争的有效保护”。《巴黎公约》第10条之二在WTO之前的时期确立起了反不正当竞争的基本原则,后为《TRIPS协定》所沿用。根据该条的文本表述,可以发现其本意在于禁止竞争者主实施各类不正当竞争行为。这些不正当竞争行为应当是竞争者主动实施,并且实施不正当竞争的竞争者只是相关市场经营主体中的一部分。
2.《TRIPS  协定》第 15 条第 4 款
        《TRIPS协定》第15条第4款规定,商标所适用的货物或服务的性质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形成对商标注册的障碍。TRIPS第15条第4款是对《巴黎公约》第7条的承继(除了增加了服务标记的内容),表明注册商标应当可以被授予给所有类型的商品和服务,并不要求成员国允许相应的商品或者服务可以被出售。⑭
3.《TRIPS  协定》第 16 条第 1 款
        《TRIPS协定》第16条第1款规定,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享有专有权,以阻止所有第三方未经该所有权人同意在贸易过程中对与已注册商标的货物或服务的相同或类似货物或服务使用相同或类似标记,如此类使用会导致混淆的可能性。在对相同货物或服务使用相同标记的情况下,应推定存在混淆的可能性。上述权利不得损害任何现有的优先权,也不得影响各成员以使用为基础提供权利的可能性。
.
        根据本款的语言表述,本文认为,首先,在无公权力主体介入的情况下,当标记被使用之时,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有权禁止“混淆”,即所有第三方的混淆行为都是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其次,本款中的“所有第三方”应当是与注册商标所有人之间具有直接或者间接竞争关系的平等主体。但是,《TRIPS协定》第16条第1款并没有回答因为政府对注册商标使用的限制行为导致了注册商标使用过程中的混淆,此时政府的限制行为是否与《TRIPS协定》相一致的问题。
三、相关知识产权贸易争端案件的预判与延伸思考
(一)相关知识产权贸易争端案件的预判
1. 澳大利亚相关措施中的确定符合《TRIPS协定》之处
        首先,由于澳大利亚的2011年香烟白板法案是就香烟类商品的注册商标的使用行为予以规制,而非作用于标记的商标注册环节,因此,规范商标注册时的《巴黎公约》第6条之五和禁止对商标注册形成障碍的《TRIPS协定》第15条第4款不能成为澳大利亚相关法案违反WTO规制的依据。其次,根据《巴黎公约》第6条之五,澳大利亚应当给予国外注册商标和其所属国原样(as  is)的保护。但是,根据DS176争端案件的专家组意见,澳大利亚给予国外注册商标的保护并非绝对以“注册商标的全部方面”为准,这就意味着澳方具有一定的取舍权利,只要其保护措施没有违反《TRIPS协定》中的国民待遇原则等。
2. 澳大利亚相关措施中的有待事实查证以确定
       是否符合《TRIPS  协定》之处首先,就《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的知识产权保护的国民待遇原则,乌克兰等国家指责澳大利亚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内给予其他成员国国民的待遇低于其给予本国国民的待遇。在此根据DS174贸易争端案件的专家组意见,审查的对象并不限于相关规范的字面涵义。如果澳大利亚能够举出证据证明其不仅对澳洲境内销售的外国品牌香烟类商品的注册商标使用行为予以限制,并对境内销售的本国品牌香烟类商品的注册商标使用行为予以相同限制,则不能认定澳大利亚违反了国民待遇原则。反之,则是能够认定澳大利亚相关法案违反了《TRIPS协定》第3条第1款。其次,就《TRIPS协定》第24条第3款的不得降低地理标志保护水平,如果澳大利亚能够在1995年1月1日之前没有对地理标志予以注册,则澳大利亚的相关法案是符合第24条第3款。但是,如果澳大利亚在1995年1月1日之前就已经允许对地理标志予以注册,此时就需要判断2011年香烟白板法案是否在实质上降低了对相关地理标志的保护水平,据此得出澳大利亚是否违反TRIP协议第24条第3款的结论。
3. 澳大利亚相关措施中的有待学理解释以确定是否符合《TRIPS 协定》之处
        首先,就《TRIPS协定》第20条,在《TRIPS协定》谈判过程中,缔结此条的本意并非在于允许政府对注册商标的使用行为直接限制,而是在于就商标许可使用之时,尽量避免通过消费者的联想提升商标许可使用中被许可方的商誉。15但是,本条从字面意思而言,并没有排斥政府直接介入商标使用的管理行为。适用本条之时,应当注意以下要点:(1)本条规范的是贸易过程中的商标的使用行为而非注册行为。(2)商标的使用行为可以受到特殊要求的限制。(3)此类特殊要求不得给商标权利人带来无理妨碍。据此,本文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对香烟类商品注册商标使用的限制行为由于其行为对象的限定性且行为内容的标准化特性决定了此类限制行为可以被认定为“特殊要求”。而如果澳大利亚政府的限制行为能够符合国民待遇原则——即适用于澳洲境内销售的所有国内外香烟类商品的注册商标之使用行为,则相应的限制行为应当被认为未对“商标权利人带来无理妨碍”。其次,就《TRIPS协定》第16条第1款,本文认为,在贸易过程中注册商标所有人的拒绝混淆权利的属性决定了澳大利亚对香烟类商品注册商标使用行为的限制是否符合《TRIPS协定》。如果认为上述权利是属于注册商标所有人的自然权利(类似于自然人之人权),则权利人当然可以拒绝澳方的限制行为并确认相关措施违反了《TRIPS协定》第16条第1款。但是,如果认为上述权利是属于公权力主体赋予的法定权利,则权利人只能服从澳方的限制行为且相关措施并未违背《TRIPS协定》。最后,就《TRIPS协定》第17条,洪都拉斯就提出澳大利亚不能根据商标权利的有限例外的《TRIPS协定》第17条证明其措施的正当性。《TRIPS协定》第17条规定:各成员可对商标所授予的权利规定有限的例外,如合理使用描述性词语,只要此类例外考虑到商标所有权人和第三方的合法权益。《TRIPS协定》中的例外条款历来是争议较大的条款。本文认为,若要适用第17条,第一步是确认例外的存在;第二步是确认例外是有限的;第三步是该例外已经充分考虑了商标所有权人和第三方的合法权益。据此,考虑到澳大利亚对香烟类商品注册商标使用的限制行为已经最大限度地淡化了商标的显著特征,而商标的显著特征正是商标所有人的权利行使基础,因此,此类行为在实质上已经全面限制了商标所有人的权利,不适合被界定为“有限”的性质。澳大利亚的相关措施不能以《TRIPS协定》第17条为其合法依据。
(二)延伸思考
        根据《TRIPS协定》和《巴黎公约》,澳大利亚政府在香烟类商品上是无权限制商标注册的,但是,成员国许可一个商标或者服务标记的注册并不会有损于其管理使用该标记的商品的权力。即使一成员国必须许可香烟商标的注册,其也是有权基于合理的理由禁止或者限制香烟的销售。澳大利亚政府正是意图通过对香烟类商品注册商标使用的限制间接禁止香烟的销售。面对具有强制力的《TRIPS协定》,WTO的成员们都在《TRIPS协定》中寻找自由活动的空间,目的就在于通过限制知识产权的专有性以追求本国利益最大化。譬如,GI的争议就是公共文化资源对知识产权专有性的限制。CBD的谈判则是具有地域性的公共资源对知识产权专有性的限制。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例子就是多哈宣言的实施。这也表明公共健康成为了一个适合的突破点。澳大利亚的香烟白板包装法案等措施正是基于公共健康的理由对香烟产品及其相关产品的注册商标专有权人的商标权使用进行限制。本文认为,在分析限制注册商标专用权时必须注意到商标的核心价值渊源在于其所代表的商主体的商誉,这一特性决定了不能割裂商主体与商标之间的关联性去考虑商标权的限制问题,即如果要对注册商标专用权予以限制,则这种限制不能有害于商主体的商誉,尤其不能强占商主体的商誉所带来的市场效益。因为商主体的商誉完全是由商主体的自我投入培育而出,不能进入公有领域成为公共资源。因此,诸如知识产权实施的强制许可、法定许可等能够强占商主体商誉的方式当然应当被排除在商标权的限制范畴之外。
结 论
        知识产权是私权。自当今民法从过去的近代民法演变为现代民法之后,民事权利——私权不再是绝对自由,而是受到限制。典型的例子就是公共利益对民事权利的限制。知识产权受到限制也并非臆想。澳大利亚的香烟白板法案等措施已经产生了限制香烟类商品注册商标使用的效果,虽然这是以公共健康为其正当性依据,但是,这种限制应当是有限的且合理的,不得与《TRIPS协定》相冲突。否则,一旦限制知识产权得以滥用,则会从根本上动摇知识产权制度。
参考文献:
①  参见《欧盟拟立法禁止香烟包装出现商标》,http://news.163.com/12/0817/16/894FBTNF00014JB5.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8月27日。
②  WT/DS434/1.
③  WT/DS434/1.
④  WT/DS435/1.
⑤  WT/DS441/1.
⑥  WT/DS458/1.
⑥   在与澳大利亚发生争端的四个国家中,唯有首先向澳大利亚提起磋商请求的乌克兰提出了澳方违反《TRIPS协定》第27条和《巴黎公约》第7条的质疑,随后的三个国家均未据此质疑。这说明在后面的洪都拉斯、多米尼加和古巴都未认同乌克兰的此类质疑,因此,本文也不再讨论《TRIPS协定》第27条和《巴黎公约》第7条对争端案件的影响。
⑦ 33 case(s) cite this agreement in the request for consultations.  Breakdown by article,  http://www.wto.org/english/tratop_e/dispu_e/dispu_agreements_index_e.htm?id=A26#selected_agreement,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8月27日。
⑧  朱榄叶编著:《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贸易纠纷案例评析》,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315页。
⑨  朱榄叶编著:《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贸易纠纷案例评析2003-2006》,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496页。
⑩  朱榄叶编著:《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贸易纠纷案例评析》,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316页。
⑪  WT/DS290/R.
⑫  朱榄叶编著:《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贸易纠纷案例评析1995-2002》(下册),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866、874页。
⑬  UNCTAD-ICTSD, Resource Book on TRIPS and Developmen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 234.
⑭ UNCTAD-ICTSD, Resource Book on TRIPS and Developmen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 246.


本站系非营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编辑:张博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