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基地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基地成果

聂鑫:我国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构建

供稿:锁福涛 | 发表日期:2017-05-22 | 点击数: 20

作者:聂鑫 来源:《求索》

摘要:随着经济社会生活的日益繁复,对纯粹经济损失规范缺失的问题日益凸显。欧洲各国学界和实务界对纯粹经济损失问题很早就有过相关理论的讨论以及立法的实践。目前我国立法对于纯粹经济损失的规定尚属空白,但在现实生活中,也发生了大量纯粹经济损失的案件,因此参鉴欧洲各国成功立法例,探究纯粹经济损失理论原貌,并在结合我国国情的基础之上提出相关立法建议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关键词:纯粹经济损失; 法理; 立法

传统民法对于经济利益损失的救济,存在于侵权法领域和合同法领域,但体系和机制相互独立的两大领域并不能周延现实中所有经济利益损失的类型和情况,会在某有领域存在规范的交叉和空白。纯粹经济损失正是侵权法领域和合同法领域规范的真空地带,特别是随着经济社会生活的日益繁复,更是突显了这块真空地带规范缺失的矛盾与问题。也正因如此,欧洲各国对纯粹经济损失问题学界和实务界很早就有过相关理论的讨论以及立法的实践。虽然目前我国立法对于纯粹经济损失的规定尚属空白,但在现实生活中,也发生了大量纯粹经济损失的案件,引起了广泛的讨论。20057月,由于重庆永安公司施工不当,损坏供电公司电缆致电力中断,造成民族医院经济损失,民族医院诉永安公司损害赔偿案。近年来,学界对纯粹经济损失问题的关注度也不断升温,特别是2007年杨立新教授在其起草的《侵权责任法》草案建议稿中将纯粹经济损失亦纳入其中,对纯粹经济损失的救济规定可由法官进行自由裁量,只是在后来由于学者之间争议过大,在草案第二稿中对相关规定进行了删除。当前,我国正向制定《民法典》的道路迈进,探究纯粹经济损失理论原貌,并在结合我国国情的基础之上提出相关立法建议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一 纯粹经济损失的界定

对于纯粹经济损失,从目前世界各国的立法例以及学者的研究成果来看,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立法层面仅有《瑞典侵权责任法》第二条将纯粹经济损失明确界定为“不予任何人遭受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相关的经济损失”①。学理层面,德国学者冯·巴尔教授认为:对于纯粹经济损失的定义可分为两个流派,一个是将纯粹经济损失定义为不依赖物的毁损或身体损害而发生的损失,而另一个是在权利或者受到保护利益侵害结果之外而发生的损失。②

通过立法和学理层面关于纯粹经济损失的不同定义来看,纯粹经济损失与一般经济损失的区别主要在其概念之中的“纯粹”二字之上,纯粹经济损失之“纯粹”主要体现以下两个方面:第一,损失作用对象的“纯粹”(间接性)。纯粹经济损失是一种区别一般经济损失,并非直接作用于受害人的人身或者有形物而产生损失的类型,如损坏出租车导致车主的营运损失,道路施工而导致受损人的误工损失,行为与损失结果之间具有间接性。第二,损失本身的“纯粹”(经济性)。纯粹经济损失体现的是加害人对受害人可预期的或者现有的合法利益减损,表现为应增加的财产未增加,不应减损的财产减损了。因此纯粹经济损失是作用于受害人整体财产的非利益,不涉及任何精神上的损害。如根据他国立法例,因加害行为致人死亡的案件,依靠直接受害人经济来源生存的被扶养人向加害人主张的损失,仅能为经济损失,而不能为精神损失。

二 纯粹经济损失的民事法理基础

目前学界对于纯粹经济损失立法存在争议的理由主要是认为立法对于纯粹经济损失的接纳会导致诉讼闸门现象的产生,并且还会对民事主体的自由做过多的限制,即便从法益位阶来看,纯粹经济损失也并非处在优位的法益,因此,立法不宜对纯粹经济损失作出明确的规定。然而,笔者认为以上理由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理论缺陷。

()“诉讼闸门”理论的再解读

由于纯粹经济损失具有间接性,因此它与直接因果关系的确定性不同,它具有非确定性和不可预见性。一个损害行为可能会招致大范围、多数量的受害人产生,如果不对纯粹经济损失的救济作任何限制,就会导致大量诉讼案件的产生,造成司法资源的不堪重负。有学者形象的把这一现象称为“诉讼闸门”现象,喻指诉讼就像打开闸门的洪水一般,汹涌而至。“诉讼闸门”理论不仅在于说明这种情况会给司法资源造成承重的负担,还在于强调由于加害人的一个加害行为招致大量诉讼和巨额赔偿是一种法律的非正义和不公平。因此,很多国家的立法也是依据“诉讼闸门”理论来排除对纯粹经济损失的救济。笔者认为,该理论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亦存在一定的问题。因为衡量一个损失能否获得法律的救济,并非看该损失救济的后果是否会给司法资源带来负担,而是看该损失的救济是否符合法律的基本理念,换句话说,法院不能以案件会给法院带来负担为由拒绝裁判。纯粹经济损失在现实生活中给受害人带来的损失是实在的,对其损失进行填平符合法律的公平原则。再则,从各国立法例来看,对纯粹经济损失救济规定也并非是不加任何限制的,可通过价值的权衡以及立法技术的处理,限制现实案件急剧增加情况的发生。

()自由价值的实现与限制

法律对民事主体自由权益的保护通常涉及到两方面: 其一是民事主体的自由; 其二,受害人的民事权益。如果法律对民事主体的民事权益作出过于周延的保护,保护受害人所有的权益,势必导致现实生活中人人自危,动辄其究,一个很小的行为,可能被认定为不测的“损害”,导致巨大的赔偿,反之就会对受害人的民事权益保护不周。纯粹经济损失是在传统侵权损失和违约损失之外客观、真实存在的经济损失,如果立法对所有的纯粹经济损失都不予回应,虽然可以从某种程度上保证民事主体的自由,但是却是以牺牲受害人的民事权益作为代价,特别是对于相对成熟的纯粹经济损失类型的救济,如专家责任,第三人侵害债权等。

()优越法益因素的新发展

法律的构建依存于特定的价值,如正义、效益、公平等,在众多法律保护价值中,因为价值与价值之间会存在冲突与矛盾,如公平与效益,在特定情况下,要保证公平价值就不能兼顾效益价值。因此法律并非会将所有的价值都视为同一位阶,会将更为重要的价值放在优位,当价值出现冲突时,优位的价值当然的是法律所首要保证的。如在传统的利益价值位阶的排序中,人格权的位阶是最高的,有形财产次之,无形财产为最后。当法律无法对所有的利益进行保护的时候,就会舍弃处于较低位阶的价值。①纯粹经济损失其实体现就是一种处于低位的无形财产损失。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无形财产的价值和意义得以迅速提升,根据《福布斯》公布的数据,可口可乐商标在2005年的价值就已突破550亿美元,这一价值是任何有形财产所无法比拟的。因此传统法律建构的利益价值位阶划分,已不能适应现实的发展。

三 国外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模式考察

目前根据对于纯粹经济损失立法秉持的立场以及所呈现的特点差异,主要可将国外的纯粹经济损失立法类型划分为:法国的“开放式”立法,德国的“保守式”立法以及英国的“实用式”立法。

()法国纯粹经济损失的“开放式”立法

法国对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采取的是开放式立法模式。根据《法国民法典》第1382条之规定:“任何人应对其因过错引起的对他人损害承担侵权责任”。第1383条规定:“任何人不仅要对其过错,而且还有疏忽或过失所导致的损失承担法律责任”虽然从法国民法典规定的表明来看,法国并未对纯粹经济损失作出特殊规定,但仔细分析,法国民法所规定侵权救济条款的内涵非常深刻,外延极其宽泛,即只要是因为侵害人的“过错行为”导致的损害后果,不论行为的故意或过失,均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由此看出,《法国民法典》的规定不仅对一般经济损失,而且还对纯粹经济损失都留足了法律空间。然而由于法国民法的侵权责任条款的宽泛和模糊性,因此在法国民法以及司法实践中对侵权救济条款还进行了补充和发展,要求侵权损害必须要应具有确定性和直接性,根据《法国民法典》第1149条规定,如若受害人能够证明现实的损害或者丧失的利益是确定发生的,并且受损的数额也是确定的,那么就可获得全额赔偿。第1151条规定,即使在因债权人恶意不履行债务时,损害赔偿达到范围也仅限于因恶意不履行债务直接产生的损失。①法官正是通过“确定性”和“直接性”的自由裁量杠杆来对行为人自由与民事权益保障两者的利益进行平衡。

法国法的开放式模式使得纯粹经济损失能够在传统侵权责任的框架内得以“生存”,并通过“确定性”以及“直接性”的法官自由裁量,控制和防范诉讼闸门现象的出现,防止法律保护行为人自由与民事权益利益的失衡,但是“确定性”与“直接性”的用语太过模糊和不确定,在法官的自由裁量中难免出现解释和判决标准的不一,目前这一问题存在也是法国面临继续解决的难题之一。

()德国纯粹经济损失的“保守式”立法

虽然与法国同为大陆法系国家,但德国对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与法国的“开放式”相去甚远。区别于法国民法的概括性规定与法官自由裁量之间的组合,德国法采取的是扩大解释现有条款加概括列举的保守方式。德国对侵权行为的规定,主要反映在其民法典中的第823条之中。根据《德国民法典》第823条第1款规定法律保护仅限于列举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自由权以及“其他权利”。②对于此处“其他权利”的理解,运用体系解释的方法,其他权利应仅涉及到与人身权、所有权性质相同的绝对权利。由于不是以人身或财产为客体损害而造成的损失,因此不能包容纯粹经济损失。而第2款是对第1款的补充,规定了因过失违反保护他人法律的赔偿责任。但这里又对该赔偿做了“违反保护他人法律”的限制,因此同样未将纯粹经济损失纳入保护的客体。只是随着各国保护经济利益的呼声越来越高,经济社会发展导致的国内保护纯粹经济损失压力的增大,德国法院一方面通过一些案例创设了一些概念,如一般人格权,扩大了《民法典》中“其他权利”,才将纯粹经济损失涵盖其中。另一方面,通过“附随义务”不断扩张和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在合同责任中对纯粹经济损失予以保护。如建立了在合同订立之前,一方当事人欠缺注意义务,而导致对方当事人损失的“缔约过失责任”;④合同成立后,债务人对与债权人具有特殊关系的第三人,负有照顾保护义务的“附保护第三人利益的合同”;为防止清算后,合同外第三人转移损失发生的“第三人损害清算理论”。

从德国对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来看,比较注重利用合同法的框架来解决“纯粹经济损失”问题,主要是立法者认为合同请求权相较于侵权请求权而言更为稳妥和安全,因为合同请求权具有相对性,发生无限损害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利用合同对纯粹经济损失予以救济也是德国法开创性的一种立法范式。

()英国纯粹经济损失的“实用式”立法

由于受到“约因”理论的影响,在英国法中严格遵守和贯彻合同法的相对性原则,因此在合同法框架内,对合同关系以外的纯粹经济损失受害人是无法获得救济的,受害人只能求助于侵权法。在英国,纯粹经济损失的侵权法保护经历了非常曲折的“不保护—限制保护—保护—限制保护”的阶段。①1875 年的Cattle V Stockton 确立了英国“责任排除规则”,对于纯粹经济损失侵权法不给于任何保护。1932 年的Donoghue V Stevenson 案确立了“注意义务”标准,对原有的责任排除规则进行了弱化,将可预见性作为注意义务形成的检验标准,判断纯粹经济损失是否能获得法律的保护。1964年的Hedley ·Byrne  Co Ltd V Partners Ltd 案以特殊原则作为检验“注意义务”的标准,正式认可了因过失不实陈述造成的纯粹经济损失予以赔偿。通过1977 年的Anns V Merton London BoroughCouncil 案以及1991 年的Caparo Industries VDickman 案,案件法官又确立了关于注意义务的“两阶段法”( 加害人与受害人之间的利害关系以及是否存在其他减小注意义务的因素) 和“三阶段法”( 加害人与受害人之间的利害关系以及加害人承担注意义务是否公平、合理) 效验标准,②为纯粹经济损失保护的裁判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从英国纯粹经济损失立法发展历程可以看出,主要是围绕“注意义务”不同标准展开。但是无论哪种标准,由于不确定性和模糊性,仍在司法实践中较难把握,往往依靠法官的自由裁量来解决。

四 我国对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接纳

()我国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现状

目前在我国的立法中并没有纯粹经济损失的概念,但是我国的民法却确立了侵权责任的一般规则,将民事主体因过错导致的国家、集体和他人财产、人身损失纳入了侵权责任范畴。对于该条中“财产”概念的理解,应做广义的解释,也即该财产应涵盖所有受到法律保护的财产利益。③因此《民法通则》所确立的侵权责任客体亦包括一般人格利益、特别经济利益损失等,据此我国的《民法通则》被视为如《法国民法典》一样的开放式规定,为纯粹经济损失留下了制度空间。2010年实施的《侵权责任法》第2条对侵权责任在原有《民法通则》的基础上进行了补充,采用了“民事权益”这一内涵与外延十分丰富的概念,并且在列举具体民事权益后还作了兜底处理,意指民事权利和民事权利以外的合法利益之侵害均可构成侵权责任,由此可见,纯粹经济损失也应包容其中。

()我国纯粹经济损失的立法模式选择

对于我国未来立法对纯粹经济损失的规则设计,笔者认为应在进一步改进和丰富《民法通则》与《侵权责任法》“开放式规定”的基础之上,参照德国法进行类型化处理,具体建议如下:首先,虽然我国《侵权责任法》没有排除纯粹经济损失的保护,但是亦没有对纯粹经济损失予以明确,不能很好的为现实法官判案提供依据。因此应通过司法解释对《侵权责任法》第2条中的“合法利益”进行扩张性解释,明确列举纯粹经济损失。其次,由于纯粹经济损失具有不确定性和间接性,如果不将其损失类型进行明确,很容易导致现实行为人的行为的“不可预见”性,不利于法律自由价值的彰显,引起诉讼的大量增加。此外,由于我国各地法官素质的参差不齐,法律不明确,很容易导致裁判标准的不统一。因此,应参照德国法的规定,对相对成熟的纯粹经济损失类型在立法中进行类型化的列举,具体而言应包括:

1.专家责任。专家责任是指提供专业问题建议、咨询或服务的专家,为合同之外第三人因信任其提供的报告、建议、咨询等造成损失而承担的责任。此类纯粹经济损失的构成须以:专家具有注意义务,专家违反该注意义务,且第三人与专家具有信赖利益为要件。

2.第三人侵害债权。第三人侵权债权是指合同之外第三人在明知合同存在的情况之下,仍故意实施侵权行为,导致债权不能完全或者部分实现。第三人侵害债权须以合法有效债权、行为为不法侵害、主观心态为故意作为构成要件。

注释:

1.[意]毛罗·布萨尼、[美]弗农·瓦伦丁·帕尔默: 《欧洲法中的纯粹经济损失》,张小义等译,法律出版社, 2005 年,第4 页。

2.[德]克雷斯蒂安·冯·巴尔: 《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 下册) ,焦美华译,法律出版社,2004 年,第32  34 页。

3.王静华: 《纯粹经济损失保护机制研究》,山东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年。

4.《法国民法典》,罗结珍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5 年,第78 页。

5.《德国民法典》,陈卫左译,法律出版社, 2004 年,第101135 页。

6.王泽鉴: 《契约关系对第三人之保护效力》,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年,第25 页。

7.李昊: 《纯经济上损失赔偿制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年,第15 页。

8.伍颖妍: 《纯粹经济损失问题研究———以比较法为视角》,中国政法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