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基地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基地成果

锁福涛: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课程建设探讨—以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为例

供稿:锁福涛 | 发表日期:2019-06-03 | 点击数: 10

本文发表在《工业和信息化教育》2018年02期。

 

摘要: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的知识结构应当具备基础知识、专业知识和相关知识3个维度。南京理工大学“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培养模式符合上述3个维度的要求,但在课程设置上也存在着课程科目多、课程内容跨越大、不同阶段课程重复开设等问题,应当从适当减少必修课学分、开设不同专业之间的衔接课或导入课、提高不同学习阶段课程的匹配性等角度予以完善。

 

关键词:知识结构;知识产权人才;课程建设;必修课

 

0 引言

 

当前我国正在加快推进知识产权强国建设,而知识产权人才特别是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作为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首要资源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与重视。近年来,国家出台大量政策以推进知识产权专业人才的培养力度。例如,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2015年)、《“十三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2016年),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发布的《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 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推进计划》(2016年、2017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知识产权人才“十三五”规划》(2017年)等文件都对知识产权人才培养问题进行了详细规定。但梳理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现状,发现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的数量和质量都难以满足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现实需求。目前的研究成果多从培养机制、培养模式等宏观方面研究该问题,而本文从课程建设这一微观视角出发,以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培养实践为例,探寻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中存在的问题和原因,并提出对策建议,具有较高的可操作性。

 

1 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的知识结构

 

高校是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主要场所,课堂教学是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因此,高校的课程设置状况是决定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成效的关键因素之一。要设计出符合社会人才需求的课程方案,其基本出发点是课程设计要与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的知识结构相匹配。

 

知识结构是指“一个人所拥有的知识体系的构成情况与结合方式”[1]。对于不同专业、不同行业的人来说,其知识结构可能千差万别,但一般认为,合理的知识结构包括“一定的基础理论知识、较深厚的专业知识、广泛的邻近学科知识及相关专业发展状况的前沿知识”[2]。由此,笔者将培养专业人才所需的知识结构划分为基础知识、专业知识和相关知识3个维度。

 

上述3个维度也适用于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知识结构的判定,如图1所示。

 

 

图1 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的知识结构图

 

(1)基础知识。理工基础知识是指从事工程工作所需的相关数学、自然科学等基础知识。知识产权人才需要具备理工基础知识,这是由知识产权工作内容决定的。从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和服务的工作内容来看,知识产权工作是“集法律、技术、经营管理于一体且复杂、高难度的服务活动,知识产权人才在知识背景上往往需要有理工背景”[3]这一点在专利权、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植物新品种权等类型的知识产权上体现得尤为明显。需要注意的是,理工基础知识结构仅仅要求知识产权人才具备适当的理工学科知识即可,不要求具备专业的理工知识。法律基础知识是指涵盖民法、刑法、行政法、诉讼法、经济法、国际法等主要部门法中的一般原理、常识性规定等基础知识。掌握一定的法学基础知识是开展知识产权法务工作的前提。

 

(2)专业知识。知识产权法学专业知识是指专利、商标、著作权以及其他知识产权的权利取得、权利内容、权利限制、权利保护等专业知识;知识产权管理学专业知识是指专利文书撰写、专利文献检索分析、企业知识产权管理等专业知识。与基础知识不同,专业知识要求掌握的程度较深,能够熟练运用,注重实务技能的培养。

 

(3)相关知识。知识产权人才是“具备知识产权运用、管理和保护的基本理论素质和实践技能的复合型专门人才”[4]。因此,除了上述基础知识和专业知识之外,知识产权人才作为复合型专门人才还需具备外语、经济学、情报学、社会学等相关知识。

 

2 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课程设置的现状及不足

 

经过30多年的发展,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全面覆盖专科、本科(包括辅修双学位、二学位)、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等学历层次,已经形成“学历教育与继续教育相结合,以研究生教育为主、其他层次教育为辅的知识产权教育体系。”[5]然而,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体系的发展与完善却未能解决知识产权人才供给与社会现实需求之间的矛盾,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质量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以知识产权大省江苏省为例,《中共江苏省委江苏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省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形成一支规模大、结构优、素质高的知识产权人才队伍,知识产权领军人才达200人,企业知识产权总监达3000人,企业知识产权工程师、品牌管理专业人才和版权经理人达4.6万人,从事知识产权代理、运营、策划、信息等服务的专业人才达4万人”。但是,江苏省每年各个层次的知识产权毕业生(包括专门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专业和以知识产权为特色的专业所培养的人才)不足300人,缺口巨大。导致该问题的原因较多,笔者试图通过从课程设置状况这一关键因素出发开展研究。

 

2.1 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课程设置的现状

 

笔者以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为例,对当前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课程问题进行梳理。

 

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积极推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与创新,探索“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人才培养路径,如图2所示。

 

 

图2 “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人才培养路径

 

“3”阶段(本科)主要是理工相关专业的学习,以掌握理工基础理论知识和培养工科实务操作能力为培养目标。

 

“1”阶段(本科)同时学习知识产权本科专业的核心课程,以掌握知识产权基础理论知识和培养法律实务操作能力为培养目标。

 

“3+1”阶段,学生经考核合格,获得理工专业本科学历、学士学位及法学学士学位。

 

“2”阶段(硕士)的学习以复合型、应用型、创新型人才为培养目标;以知识产权运用、知识产权管理、知识产权保护为培养内容;以知识产权实务操作能力和研究能力为培养核心,以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为培养宗旨。“2”阶段,学生经考核合格,获得知识产权管理硕士学位。

 

“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目前细分为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和机械工程专业两个方向,开设的必修课程主要分为通识教育课、学科教育课、专业基础课及专业方向课4个类别。以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知识产权方向)为例,在本科阶段(3+1)的课程如表1~表4所示。

 

表1 通识教育课

 

 

表2 学科教育课

 

 

表3 专业基础课

 

 

表4 专业方向课

 

 

从以上课程列表中可以看出,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本科阶段课程设置具有以下3个特点。

 

(1)复合性。这种复合性体现在“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学生在本科阶段既要学习大学物理、高等数学、计算机、工程数学、工程制图等理工科的基础知识,又要学习法学总论、刑法学、民法学、诉讼法学、宪法与行政法学、合同法学、经济法学、国际法学等法学学科的基础知识;既要学习半导体器件基础、电磁场与电磁波、高频电子线路、模拟电子线路、数字逻辑电路、数字信号处理、通信原理、雷达系统与原理、雷达信号处理、信号检测与估计等电子信息工程的专业知识,又要学习知识产权法总论、专利法学、著作权法学、专利文书撰写、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专利文献检索与应用等知识产权的专业知识。

 

(2)实务性。这种实务性体现在“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学生除了要掌握理学、工学、法学、管理学等理论知识之外,还要专门学习专利文书撰写、专利文献检索与应用、知识产权实务技能等实务知识。通过对上述内容的学习,进一步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

 

(3)融通性。“3+1+2”的理工课程与法学、知识产权课程是在大学本科4个学年8个学期中交织穿插学习的,能够有效实现理工、法学、管理学等不同知识的融通。例如,在大学一年级第1学期就开始学习法学的基础知识,培养法律逻辑思维与表达能力,同时也学习理工基础知识,为以后不同学科知识的融通交汇打下基础。

 

2.2 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课程设置的不足

 

自2015年招收第1届学生以来,目前已有3届学生共计140余名学生就读于南京理工大学“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应该说,该培养模式的课程设置符合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的目标定位,所培养的人才具备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的知识结构要求,得到了知识产权理论界和实务界的高度赞誉。但毕竟该模式前无经验可循,在课程设置方面也存在着一些操作层面的问题。笔者有幸作为2016级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班导师,负责指导学生的日常学习工作。因此,对于教学过程中的课程设置问题有着较为深刻认识,主要总结如下。

 

(1)课程科目较多,学习任务繁重。作为一种培养复合型、实务型和融通型知识产权人才的教学模式,要求学生在本科4年期间既要完成工科课程的学习任务,又要通过法学核心课程的考核,课程任务繁重成为摆在学生面前的最大难题。以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知识产权方向)为例,必修课学分达到189.5分,与同期的工科专业相比较,必修课多出约15学分,折合250个课时;与同期的法学专业相比较,必修课学分多出30多学分,折合500个课时。因此,与其他专业相比,大量的课程被分配在4个学年,造成课程学习任务繁重,听课效果不理想。该问题在大学二、三年级尤其突出,甚至多次出现从上午第一大节到下午第四大节满课的情形。长此以往,部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下降,影响培养效果。

 

(2)不同学科之间跨越较大,课程内容之间的衔接性有待加强。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课程既涵盖了理工科知识,又包括法学、管理学、经济学等知识。该课程设置的出发点和目标都符合知识产权人才的社会现实需求,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实现上述各种学科知识的教学衔接。例如,“3+1+2”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的学生在学习“大学物理”“高等数学”“工程制图”等理工课程的同时,又要学习“法学总论”“刑法学”“民法学”等法学课程,很容易产生诸如两种专业课程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学习法学等困惑。该问题在大学一年级时期尤为突出,如果得不到有效解决,会导致学生偏离学习目标,甚至丧失学习兴趣。

 

(3)本科阶段与研究生阶段的课程区别度有待提高。在知识产权专业课的课程设置上,本科阶段需要学习“知识产权法总论”“专利法学”“著作权法学”“专利文书撰写”“企业知识产权管理”等课程,但上述课程在研究生阶段仍然会开设。如何避免本科阶段和研究生阶段部分专业课的重复开设问题是优化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措施。

 

3 完善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课程设置的具体建议

 

针对上述问题,结合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目标,笔者建议从以下3个方面优化课程设置。

 

(1)适当减少必修课学分。针对课程科目较多、学习任务繁重的现实困境,建议在满足毕业总学分要求的大前提下,将必修课集中于专业核心课程,将其他关联课程以选修课的形式设置。比如,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知识产权方向)的专业基础课必修学分高达52学分,可以合并电路、线路、信号、微机等课程,也可以将一些非核心课程设置为选修课程,从而适当减轻学习任务。法学和知识产权专业课程的必修学分为37学分,但其中一些课程诸如“法学总论”“宪法与行政法学”“商法学”与知识产权关联度不大,可以将其列入选修课的范围,或者合并为“法学通论”一门课程。

 

(2)开设不同专业之间的衔接课或导入课。针对不同学科知识跨越较大的现实难题,建议在大学一年级开设几门衔接课或导入课,以提升学习兴趣。比如,开设“发明创造学”课程,将理工科学习过程中的技术发明创造与知识产权结合起来;开设“知识经济与知识产权”课程,将技术创新、市场竞争、文化产业等社会热点问题与知识产权衔接起来;开设“社会生活的法律知识”课程,将日常学习生活与法律知识对接起来。通过开设上述衔接课或导入课,明确学习目标,提升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3)提高不同学习阶段课程的匹配性。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在本科阶段是培养具有法律和知识产权意识的新工科人才,在研究生阶段是培养具有工程技术背景的高端知识产权专业人才。因此,应当进一步优化本科阶段和研究生阶段课程教学的广度与深度。具体而言,本科阶段应当以“宽口径”为主,扩展知识面,注重课程教学的广度;研究生阶段应当以“重能力”为主,挖掘能力,注重课程教学的深度。

 

4 结语

 

南京理工大学“3+1+2”模式是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模式的一次大胆创新和有益尝试,符合复合型、实务型、融通型、知识产权人才的社会现实需求。本文从课程设置的微观视角对该模式运行3年来的经验和不足进行了梳理评述,以期能够为完善我国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制度提供有益参考。

 

参考文献:

 

[1] 张发亮,谭宗颖.知识结构及其测度研究[J].图书馆学研究,2015(13):10-16.

 

   [2] 朱丽叶,阳林.知识结构对大学生创造力倾向的影响[J].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7,28(1):123-128.

 

   [3] 梅术文,丁旻玥.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路径探讨[J].电子知识产权,2015(9):106-109.

 

   [4] 杨宗仁,杜三山.我国知识产权教育和人才培养研究[J].兰州交通大学学报,2015,34(2):106-109.

 

本站系非营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编辑:肖哲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