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基地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基地成果

郝世博:新工科建设背景下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研究

供稿:锁福涛 | 发表日期:2019-05-05 | 点击数: 12

摘要:未来新兴产业和新经济需要实践能力强、创新能力强、具备国际竞争力的高素质复合型知识产权人才,需要将技术和经济、管理、法律进行融合。本文在阐述新工科内涵的基础上,重点关注工科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渗透,剖析当前高校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现状,总结出存在知识结构、人才供需、师资结构、协同培养效果、培养理念、课程体系等多方面的现实问题,从政产学研协同、师资队伍建设、培养理念更新等方面提出了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路径优化的初步想法及措施。


关键词:新工科建设;知识产权人才;协同培育


引言


《新工科研究与实践项目指南》[1]中明确理念引领,强化工科学生的法治意识、国际视野和工程伦理意识等;明确注重模式创新,完善多主体协同育人机制,探索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工程人才培养模式。与此同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知识产权强国建设都以人才支撑为第一要素,《“十三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特别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人才培育体系建设,将优化知识产权人才成长体系作为重点工作[2]


因此,如何将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与新工科建设密切融合、协同推进成为值得探讨的问题。


1.新工科的内涵


新工科研究与实践发展思路如图1所示,主要关注工程教育的新理念、工科专业的新结构、人才培养的新模式、教育教学的新质量和分类发展的新体系。新工科的学科专业包括新型学科专业、新生学科专业和新兴学科专业[3]。其中新生学科专业主要基于两种形式产生,即不同工程学科复合、工程学科与其他学科融合,用以满足未来技术和产业发展人才的需要。未来的工程教育面临工程“新业态”的重大挑战—基于工程技术领域全链条的革新以及产品和服务颠覆性的形态改变。“创新驱动发展”“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重大战略的深入推进和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领域的突破性发展是新工科建设的现实需求。新工科建设背景下,高等工程教育领域更多关注的是不同工科学科间的交叉融合,而当前工科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渗透同样值得关注,典型的体现在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过程中。梅术文和丁旻玥认为,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的重要方向是具有知识产权基础的工程技术人才和具有理工背景的知识产权工程人才的“双料工程师”[4]


  


新工科研究与实践发展思路


2我国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2.1培养现状


根据工作类别和性质,知识产权专业人才主要包括知识产权行政管理和执法人员、知识产权审查人员、知识产权立法与司法人员、企事业单位知识产权管理和服务人员、知识产权中介服务人员和知识产权教学与研究人员[5]。而我国知识产权急需、紧缺人才包括知识产权行政管理和执法人才、企业知识产权高级管理人才、知识产权运营人才、专利信息分析人才、知识产权国际化人才,上述人才通常都应当具备相应的理工背景。高校是开展知识产权学历教育和培养知识产权人才的重要阵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我国高校存在112所知识产权教学研究机构,其中已建立知识产权学院(系)的有32所,2003年以来已有71所高校开设知识产权本科专业[6],分布在政法类、综合类、理工类高校中,初步形成了从本科层面到研究生层面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体系,其中本科层面包括法学本科专业(知识产权方向)、知识产权专业、知识产权第二学士学位、辅修知识产权双学位等。事实上,相当数量的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机构由法学院发展而来,存在偏重法学学科知识传授的现状,虽然各高校已经认识到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并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培养方案改革,但鉴于学科背景、专业设置、管理体制等多方面原因,当前国内高校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无法完全满足社会和产业的现实需要。


2.2存在的问题


1)知识结构相对单一,人才供需存在错位。知识产权是涵盖法律、管理、科技、经济等多领域的学科,但国内高校依然偏重于培养知识产权法律人才,技术背景、外语能力和经营管理素质的培养略显不足,导致知识产权人才的知识结构不尽合理,有悖于复合型人才培养理念。一般来讲,知识产权高端人才通常具有国际视野、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知识产权精英人才更多供职于大中型企业,知识产权实务人才通常服务于中小企业[7]。社会需要的知识产权人才应当具备系统的法学基础、理工学科知识背景、基本的业务实践能力、良好的外语基础及国际视野,然而高校培养出的知识产权人才所具备的知识及能力无法精准匹配企业的实际需要,供给侧人才知识结构的单一性与需求侧知识能力要求的复合性出现错位,难以实现有效供给。目前要大力推进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


2)师资结构较为失衡,协同培养效果欠佳。鉴于知识产权人才应当具有复合性、应用性、国际性等特点,高校开展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核心前提是高水平、跨学科师资队伍的构建与整合。多数高校在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进程中逐步建立了以专职教师为主、以兼职教师为辅的师资团队,但团队规模无法与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现实需求相匹配,同时师资队伍的学历结构、学缘结构、知识结构可优化空间较大。当前高校知识产权教学研究机构中,纯法学背景的师资占据多数,具有管理学、经济学背景的师资较少,融合理工、经济管理、法学背景的师资更是凤毛麟角。虽然不同学科背景的师资通过教学研究机构整合在一起,但由于国家高等教育体制、专业设置、学科发展等限制因素,大多数机构中的师资存在教学科研

融合、契合点难寻等问题,导致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的协同培养效果不理想。


3)培养理念缺乏创新,课程体系不够科学。现阶段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受法学专业思维影响较大,且侧重知识传授而非能力培养,存在重课堂、轻实践,重理论、轻实务,重讲授、轻操作,重成绩、轻能力等[8]问题,对学生创新能力、应用能力和实践能力的培养还未引起广泛和足够的重视;然而知识产权专业的应用性较强,对学生的实践操作能力要求较高,需要熟练处理各类知识产权实务问题。具体到课程,高校知识产权学历教育课程包括基础课程、专业课程和实践课程,目前的课程体系对市场需求和经济发展趋势考虑不足,授课内容的交叉性、综合性、实践性较为欠缺,忽略了知识传授的系统性和学科领域的关联性,普遍存在脱离市场导向、缺乏系统层级等弊端。本科培养阶段的专业知识传授内容不全面、结构混乱;研究生培养阶段过分追求理论知识的深入研究,实践课程少,学生实务能力弱。


3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的优化路径


目前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发展趋势可以概括为人才培养层次的多样化、人才素质的复合化、管理人才培养的主流化[9]。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面临诸多挑战,对培养路径进行优化的目的是实现不同学科背景的学生所需知识、技能的有机融合,形成结构合理、层次分明、满足现实需求的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集群。需要在遵循人才成长规律,发掘优势、彰显特色,面向社会、适应市场等原则的基础上[10],适时开展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路径的优化工作,具体如下。


3.1政产学研密切协同、高校培养分类引导


工程思维、工程文化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学界认为全面工程教育理念需大力推广,而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同样可以纳入工程教育范畴。新经济的蓬勃发展迫切需要大量的知识产权复合型专业人才,知识跨界整合以及创新创业是人才必备的能力。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形势下的复合型知识产权人才,需要以政府为主导、以高校为主体、以企业为支撑,依据市场需求,明确功能定位,从提高人才供给质量的角度,政产学研协同合作培养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如图2所示。


  


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协同培养模式


新工科建设与实践方兴未艾,具体从工科优势高校、综合性高校和地方高校入手,分别开展目标与内涵各有特色的新工科研究。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可以借鉴新工科建设的经验,针对现有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目标分工不明、培养体系层次不清等现状,加强政府宏观指导和行动规划,以教育部与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指导的方式,整合社会行业资源,细化政产学研社会分工,明确、强化综合类高校、政法类高校、理工类高校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方面各具特色的培养目标及功能定位,密切结合国家经济产业发展趋势、区域经济发展特色、高校自身强势学科背景等,开展合理统一、分类明确的人才培养体系实践研究。


3.2完善师资队伍建设、扎实推进双师培养


新工科是科学、人文、工程的交叉融合,学生要具备整合能力、全球视野、实践能力,这一内涵与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不谋而合,因此师资队伍建设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现阶段知识产权师资队伍建设质量亟待加强,教师跨学科、跨领域专业素养仍需提升。师资队伍的规模、结构及质量直接影响各级各类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效果及层次。


以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为例,虽然学院建立了融合法学、经济学、管理学、工学等多学科交叉的师资队伍,校外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合作师资53人,但仍然存在专职师资学科背景配比不均衡、兼职师资效用低下、国际化水平较低等问题,从事知识产权领域教学研究工作的专业教师或权威学者相对短缺。因此,要坚持师资力量的多元化培育和构建,依据政策指引和高校自身特点不断优化知识产权师资结构。多学科交叉教学科研团队要由简单的师资整合演变为教学科研的深度融合,以知识产权培养为根本出发点努力挖掘不同学科间的契合点,逐步形成跨学科知识产权培养的合力。国内高校具有知识产权相关实务经验的专职师资相对较少,学生对于知识产权实务经验及知识产权发展前沿知识的渴求可以通过双师制培养路径解决,探索专兼职师资良性互动、高效协同模式,转变专职教师培养为主、兼职教师培养为辅的现状,开展两者并重的培养模式实践。


3.3培养理念与时俱进、课程体系纵横有序


新工科建设着眼于互联网革命、新技术发展、制造业升级等时代特征,着重培养学生学习而且是快速学习新事物的能力,创新业态催生高校教育转型。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知识产权具有学科交叉的特点,培养的人才应当学会在不同思维方式间进行转换,从多角度理解知识产权问题。


以传统法学为主导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模式,将法学思维的树立作为教育重点,强化依托法律途径维护知识产权权益。与当前从管理学角度开展知识产权管理、从经济学角度开展知识产权运营、从法学角度开展知识产权风险防范等现实需求不相适应[11]


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理念应当紧跟社会发展需要,深入调研政府、高校、企业等不同主体的知识产权人才需求,分析不同职业所需理论知识与实践能力的细微差别,合理设置理论与实践相互渗透的知识产权课程内容与体系。在本科、硕士、博士的每个培养阶段,高校可依据政府政策引导、人才需求导向和自身学科特色设置一种或多种基于职业导向的模块化教学模式和课程体系,重点对知识产权课程体系中的公共基础课、学科基础课、专业课、实践教学课、创新实践课等模块进行优化配置,形成纵向贯通、横向协同的多元化课程体系。以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创新实践班现行课程方案为依据,拟出包含通识教育课、法律基础课、知识产权专业课、理工学科教育课、理工学科专业基础课、理工学科专业方向课、理工学科专业选修课在内的递进型、层次化课程体系,如图3所示。


  


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递进型、层次化(本科)课程体系


4结语


《知识产权人才“十三五”规划》要求重点推动知识产权相关学科专业建设,支持高等学校在管理学和经济学等学科中增设知识产权专业,支持理工类高校设置知识产权专业,推动建立产学研联合培养模式。希望本文从政产学研协同、师资队伍建设、培养理念更新等方面提出的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培养路径优化的初步想法及措施能为该项改革提供借鉴。


参考文献

[1] 教育部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关于推荐新工科研究与实践项目的通知[EB/OL].(2017-06-21).http://www.moe.edu.cn/srcsite/A08/s7056/201707/t20170703_308464.html

[2]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的通知[EB/OL].(2016-12-30).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1/13/content_5159483.htm

[3] 林健.新工科建设:强势打造“卓越计划”升级版[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73):7-14

[4] 梅术文,丁旻玥.理工背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路径探讨[J].电子知识产权,20159):56-60

[5] 杨宗仁,杜三山.我国知识产权教育和人才培养研究[J].兰州交通大学学报,2015342):106109

[6] 陶鑫良.又有10家高校获批“知识产权”本科专业[EB/OL].(2017-4-1).https://www.zhihedongfang.com/2017/04/27877

[7] 吴乙婕,孟奇勋.供给侧改革背景下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路径研究[J].科技创业月刊,20162922):11-13

[8] 张婷,肖峰.应用型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中校企对接模式探讨[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17362):148-150

[9] 袁真富.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现状、问题与趋势[J].中国发明与专利,201310):49-52

[10] 杨德桥.理工类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方略研究[J].高等理科教育,20121):56-67

[11] 唐珺.企业需求视角下高校知识产权管理人才培养研究[J].南方论刊,20161):70-73


本站系非营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编辑:吴玉静)